北京人艺院长任鸣猝然离世引舞台朋友圈深情缅怀 明星-娱乐 李玉磊 3595548
有思想 / 有温度 / 有品质
北京人艺院长任鸣猝然离世引舞台朋友圈深情缅怀 明星-娱乐 李玉磊 3595548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娱乐 > 明星

北京人艺院长任鸣猝然离世引舞台朋友圈深情缅怀

2022-06-24 16:17 | 来源: 北京晚报

  “能成为人艺人,此生足矣!”这是6月12日北京人艺建院70周年院庆直播活动上,北京人艺院长任鸣发自内心的感慨。谁也没有想到,仅仅一周之后,他就匆匆离开自己工作了大半辈子的剧院。巧合的是,他离世的时间是6月19日19时29分,1分钟后,正是大幕开启的时刻。舞台上一切就绪,舞台下的他,却与挚爱一生的戏剧就此永别。

  人艺人不会忘记任鸣。得知任鸣离世的消息已是6月19日深夜,人艺的不少演员、工作人员赶回剧院,在挂着“戏比天大”的排练厅里,众人用一句“一路走好”向他们的院长深情告别。在任鸣工作了多年的326办公室前,大家久久不愿离去,他们在泪水中回忆着和院长相处的点点滴滴。6月21日,《哗变》建组复排,导演席依然为任鸣留着,冯远征说:“这一次导演铃没有被敲响,铃声在我们心里。”

  戏剧界不会忘记任鸣。连日来,众多业内人士纷纷在微博、朋友圈发文悼念,追忆和任鸣合作的日子。国家大剧院、国家话剧院先后发布官方悼念文章,缅怀这位“艺术挚友”。中国艺术研究院话剧研究所所长宋宝珍在纪念文章中写道:“院庆期间,首都剧场轮番上演经典保留剧目,‘云直播’‘云演出’‘云探班’风风火火,成效显著。该演的戏、该开的会、该出的书、该有的仪式都圆满完成。任鸣院长是在完成了各项工作之后,悄然身退的;不给别人留下麻烦,这符合他的性格。”

  观众同样没有忘记任鸣。6月20日晚,首都剧场前人头攒动,任鸣担任导演之一的话剧《阮玲玉》开启首演,观众们自发送来了鲜花,寄托哀思。工作人员把鲜花摆放在326办公室门前,让这份珍贵的情谊陪伴导演远行。

  这些年来,任鸣的身体一直不好,多次入院治疗,一米九的大高个越来越消瘦。即便如此,他仍把全部的精力和热情都奉献给了人艺。任鸣最后一次出现在公众面前,是6月15日在曹禺剧场举行的纪念北京人艺建院70周年学术论坛上。当时他的发言非常简短,最牵挂的仍是剧院的未来发展:“在人艺新的历史节点上,请大家畅所欲言,发表真知灼见,帮助人艺,帮助我们,帮助话剧,走向更好的明天。”那一天,整整七个小时的论坛,他始终在台下认真倾听,结束后还少见地招呼大家合影留念。

  “舞台存知己,人艺有知音。”这是任鸣在发言中的最后一句话。62岁的他猝然离去,他的知己和知音们,至今心情仍难以平静。 李春光 摄

  艺术生涯

  众多艺术家保驾护航

  成为北京人艺第四任掌门

  1960年2月,任鸣出生在离北京人民艺术剧院不远的史家胡同。受家庭影响,任鸣自幼对文艺产生兴趣,5岁时已经上台演过戏,18岁便立志做戏剧导演。高中毕业时,他为了报考每隔三年才招生的中央戏剧学院导演系,宁肯待业三年在家,或去剧团里跑龙套,终于以双科5分的专业第一名成绩考上中戏。五年的学习,他的专业课成绩也全是满分。

  1987年,任鸣从中戏导演系毕业,受导演系教师、林兆华妻子何炳珠推荐,任鸣在毕业实习中给林兆华当助理导演。之后,林兆华向人艺建议留下任鸣。时任北京人艺副院长的林连昆亲自到学校去调任鸣档案,但中戏表示希望任鸣留校任教,于是时任人艺第一副院长的于是之亲自给中戏院长徐晓钟写了一封信,中戏这才答应放人。

  1989年,于是之直接提名刚到人艺工作一年多、年仅29岁的任鸣担任北京人艺艺术委员会委员。1991年,任鸣首次独立执导大剧场话剧《回归》。之后,林连昆为了支持他,特意主演了任鸣导演的《北京大爷》,令其一举成名。1994年,后来成为北京人艺第二任院长的刘锦云提拔34岁的任鸣成为人艺有史以来最年轻的副院长。在众多艺术家、院领导的护航下,任鸣快速成为北京人艺的核心骨干力量。

  2014年,曾先后和曹禺、刘锦云、张和平这三任人艺历史上的院长都在一个领导班子里工作过的任鸣,正式成为北京人艺第四任院长。任鸣在就职发言时表示:“我热爱人艺,并且会用自己的一生去热爱它,捍卫它。我会兢兢业业地为它工作,踏踏实实地为它服务,通过为人艺服务的方式,报效国家,报效祖国。”

  18岁立下戏剧导演志愿

  30余载创作90多部作品

  在任鸣心中,最重要的身份是导演。他曾表示:“我不会放弃创作,我的职业首先是导演。导演是我生命中十分重要的一部分。要是不让我排戏,那就相当于要了我的命!”秉承着“一生只做一件事”的艺术初心,任鸣在三十余载的导演道路上,用心用情创作出了一大批优秀的舞台作品。他始终恪守艺术为人民服务的准则,怀揣对舞台的敬畏之心和对艺术的孜孜以求,秉持“戏比天大”的人艺精神,继承、发扬和拓展了北京人艺演剧学派,形成了自己独特的美学风格与艺术追求,是北京人艺导演队伍中的领军人物。

  任鸣导演的戏剧作品有90余部,主要作品有《北京大爷》《北街南院》《全家福》《莲花》《知己》《我们的荆轲》《我爱桃花》《日出》《榆树下的欲望》《足球俱乐部》《关系》《等待戈多》《第一次的亲密接触》《王府井》《风雨夜归人》《玩偶之家》《燃烧的梵高》《司马迁》等。任鸣曾三次获得中国话剧最高奖“文华优秀导演奖”,两次获得中国话剧金狮奖“优秀导演奖”。他导演的作品多次荣获“五个一工程”奖、文华奖等国家级奖项。

  任鸣从18岁立志当导演就没有动摇过志向,中戏毕业后就一直在北京人艺一个单位工作。他曾说:“我从来没有改过志向,而且我很幸运,我的人生理想在我27岁的时候就实现了。我最大的快乐就是排戏,每排一个戏都给了我满足。”50岁时,任鸣曾作过一首自题诗,写道:“吾辈一生只懂戏,万般与俺没关系。不图虚名不贪钱,把戏排好便可以。”任鸣还曾不止一次表示过:“我是人艺的儿子。人艺塑造了我,我在人艺成长。没有人艺,我就不会是今天这个样子。”

  好友追忆

  编剧李龙吟 62岁的他实在是太累了

  “我的戏剧创作生涯,可以说是和任鸣分不开的。”著名剧作家李龙吟表示,自己能够在戏剧创作的道路上一直前行,和任鸣的支持与鼓励有着极大关系。“我和任鸣认识近四十年了!”李龙吟回忆道,“我写的第一部话剧《马骏就义》是在任鸣的支持鼓励下搬上舞台的,他是艺术顾问。我编剧的《寻找春柳社》,由他亲自导演,参加了第十届中国戏剧节。我主演的人艺小剧场话剧《解药》,任鸣曾带着人艺领导班子到后台看我,让我特别感动!”

  这几年碰到任鸣,李龙吟常常关心他的身体,任鸣的回答总是:“不好。”惊闻任鸣猝然离世的噩耗,李龙吟非常悲痛:“任鸣刚刚62岁,他还年轻,可是他实在是太累了。他那么关心我的身体,怎么就不关心自己的身体?最近几次见到他,和他说话,都能看到他的腿在抖。我曾经很严肃地叮嘱他:‘你说过我,身体要紧!我把这话回给你,你的身体是自己的,不能累倒了!’但他还是累倒了。任鸣走得太急了!但是他不应该有遗憾。北京人艺这几年的辉煌,任鸣功不可没。”

  演员王斑 任院长平时和大家打成一片

  “您是人艺的孩子!您为戏剧而生,您为剧院的建设发展鞠躬尽瘁,死而后已。”得知任鸣院长去世的消息,北京人艺演员王斑一夜未眠,多年来的合作经历像放电影似的,一幕幕在他眼前闪现。

  在王斑的印象中,任鸣一直用一个老式翻盖手机,用一个罐头瓶子当水杯,就连在食堂就餐也总喜欢坐在角落的位置。“虽然他是剧院艺术航路上的掌舵人,但平时一直和大家打成一片。谦和、低调、随和,这都是任鸣院长教给我们的。”

  “我们既是同事,也是战友,因为每次创作都像打一场仗一样,我们是在摸爬滚打中结下的交情,亦师亦友。”“他给了很多不闻一名的年轻人机会,培养了更多年轻人走到舞台中间。如果没有他那几年大量起用年轻人排戏,很多戏都断档了。他也是年轻人的榜样,他的身上有人艺几代老前辈留下的做人做事的方法,他把一辈子都交给了人艺。”

  导演韩清 没有任鸣老师就没有今天的我

  “没有任鸣院长,没有任鸣老师,就没有今天的我。”北京人艺青年导演、演员韩清2003年从中戏导演系毕业,进了电视台工作。“那时,我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才能有机会登上舞台。一年后,任院找我演了《嗨,可爱》,是他让我登上了舞台。”后来,韩清又跟随任鸣参与了《性情男女》《日出》等剧目的创作,去年,剧院更是把《阮玲玉》复排导演的重任交给了她。

  6月19日晚,得知任鸣去世的消息,韩清非常震惊:“太突然了!我和剧院的好多人基本都是一夜无眠,心里一遍一遍想,这是真的吗?不敢相信,也不愿意相信!”韩清流泪说道:“我还有好多话想跟他说呢!” 

北京晚报 记者 李俐 王润

来源:北京晚报

编辑: 李玉磊 吉网新闻热线:0431-829022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