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子怡首当导演致敬中国航天人 明星-娱乐 李超 3440950
有思想 / 有温度 / 有品质
章子怡首当导演致敬中国航天人 明星-娱乐 李超 3440950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娱乐 > 明星

章子怡首当导演致敬中国航天人

2021-09-02 16:38 | 来源: 扬子晚报

  “国庆三部曲”第三部电影《我和我的父辈》首度曝光《诗》预告与海报。电影将镜头聚焦在1969年我国研制第一颗人造卫星时期。章子怡在影片中饰演一位火药雕刻师,她与黄轩、袁近辉、任思诺共同组成了“东方红一号”成功发射背后的一个普通航天家庭。首执导筒的章子怡以一个母亲的视角,回望了那段奋斗岁月,也带观众回忆起了那些把青春岁月奉献给了“东方红一号”、奉献给了祖国国防科技事业的无名英雄和他们身后的小家。

  《我和我的祖国》与《我和我的家乡》连续两年在“国庆档”斩获的票房与口碑佳绩,使得“国庆三部曲”系列成为了国庆合家欢的观影首选。电影《我和我的父辈》将于今年国庆与观众见面。

  首当导演 章子怡回溯第一代航天人的艰辛岁月

  首次担任导演,章子怡把目光对准了研制中国第一颗人造卫星背后的第一代航天人。1970年4月24日21时35分,“东方红一号”卫星由“长征一号”运载火箭从酒泉卫星发射场成功发射升空,中国打破了外国的技术封锁和垄断,开创了航天史的新纪元,也创造了“两弹一星”精神。“东方红一号”是中国航天从筚路蓝缕到星辰大海的开端。

  提起这个选材,章子怡说:“航天事业非常浪漫,总是让人充满好奇,我一直非常崇拜中国航天人,航天事业的背后是许许多多的无名英雄。”章子怡通过查阅大量资料和走访航天工作者,了解了许多航天相关的技术工种,最终选择用一个并不为人熟知的职业——火药雕刻师——剖开航天工作危险异常的切面。她说:“当我了解到火药雕刻师这个职业的时候,我被深深地吸引了,在中国现在只有200多个人从事这个职业,从第一枚运载火箭的研制到今天神舟十二号的成功发射,这个高危工作都不能用机械化替代。在这个过程中,不仅对创作帮助巨大,也让我对于中国航天的幕后英雄更加敬畏。”

  火药雕刻师接触的几乎都是烈能性燃料,稍有不慎就有可能随着药筒一起灰飞烟灭,可以说是在生死边缘行走的工作。每一次航天梦实现的时刻,都有这群甘愿托举中国航天事业的无名英雄。章子怡饰演的角色作为初代火药雕刻师,在那个国内科技资源有限的艰苦年代,她所经历科研之苦,更加难以想象。

  母亲视角 细腻解读航天人“在天上写诗”的浪漫

  预告中漫天黄沙、茫茫戈壁,时代气息与历史质感扑面而来,迅速把观众带回了52年前“长征一号”火箭发动机研制基地,章子怡细致入微地真实还原了中国第一代航天人生活与工作的一隅。她与片中的丈夫黄轩带着一对儿女挤在简陋的平房里,衣着朴素、眼神清澈,亦如那些正当年的航天人把青春与汗水,一股脑洒向了这片荒芜的大地。航天工作具有极强的保密性,即使是自己的子女,也不能透漏任何工作内容。预告开篇,黄轩饰演的父亲以“在天上写诗”为孩子形容自己的职业,这便是片名“诗”的由来。章子怡饰演的母亲则以孔明灯为喻,向孩子解释由“火”助推“灯”升空的原理。一首诗、一盏孔明灯,为电影里的航天二代插上了畅想蓝天的“翅膀”,这是属于航天人的浪漫。

  航天科研工作同样充满着危险,电影里的一家四口随时都可能遇到“长征一号”火箭试验过程中突发的意外......章子怡和儿子的雨夜哭戏真挚动人,她以一个母亲的细腻与坚韧,揭开了航天工作者背后千万航天家庭的牺牲奉献。他们的遭遇是许许多多国防科技战线上的航天人和他们家人的缩影。干惊天动地的事,做隐姓埋名的人,他们把牺牲与奉献融在了一腔热血中,在时代浪潮里,成为支撑国家、民族的柱石。

  第一代航天人面对技术封锁艰难起步,面对艰苦环境挥洒热血汗水,终于让中国手握国防利器,摆脱了落后就要挨打的困境。如今半个世纪过去了,当年推动“东方红一号”的技术、工艺早已更迭换代,但以此为起点,航天事业步履不停,他们的精神一代代传承,正如预告结尾那颗冉冉上升的孔明灯,助推那些探索太空的梦想飞向更远更高的地方。

  来源:扬子晚报


编辑: 李超 吉网新闻热线:0431-829022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