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粤明:“有情”不是“饮水饱” 明星-娱乐 李玉磊 3169090
有思想 / 有温度 / 有品质
潘粤明:“有情”不是“饮水饱” 明星-娱乐 李玉磊 3169090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娱乐 > 明星

潘粤明:“有情”不是“饮水饱”

2020-07-03 10:56 | 来源: 人民网-娱乐频道

  编者按:“不可能,哪有你这么大岁数的网红。”“你这个年纪,哪来的苹果肌。”在刚刚收官的热播剧《谁说我结不了婚》中,潘粤明饰演的魏书是一位大学教授,专门研究大龄女青年的情感问题。在剧中,潘粤明一改往日的沉稳形象,顶着一头蓬蓬卷,看起来温文尔雅,“一开口就能把人喷到内伤,嘴上还没把门的。”

  “毒舌”教授潘粤明,让网友大呼扎心又可爱。“魏大师”“魏卷卷”“魏怼怼”……一部戏下来,给潘粤明添了好几个“花名”。

  2020年,荧屏上的潘粤明“很忙”,46岁的“中年大叔”戏路越来越广。年初刑侦大剧《重生》里,再现《白夜追凶》“关宏峰”风采;四月的探险剧《龙岭迷窟》“胖八一”收获好评;从《爱我就别想太多》到《局中人》,观众还将在都市爱情剧和谍战剧里,看到角色类型各异的“百变”潘粤明。近日,潘粤明在做客人民网“文艺星开讲”时谈到:“我现在签的戏,得拍到明年了,我想任何演员在好剧本面前都会不顾一切。”

  “演戏是我的专业,我愿意在这方面下功夫”

  人民网文娱:2019年,你主演的《逆流而上的你》讲述婚后家庭生活,2020年《谁说我结不了婚》开始“谈恋爱”了,这两年似乎对都市情感剧青睐有加?

  潘粤明:我其实一直对现实题材很感兴趣,之前拍得少是没有合适的机缘。这部戏时尚感、话题性都很强,更多的是关照社会现实。在一个竞争环境下,有不少年轻人忙事业而忽略了恋爱结婚,让观众产生共鸣。

  而且演都市题材,演员是有心理参照的,有依据的。比如我,就会不断渴望有好的作品出现,工作热度一旦转动起来,就给自己找到一个理由,可能就会把长辈在意的事情、应该年轻时候处理的问题等等,都放到之后的安排中。

  人民网文娱:心理学教授魏书这个人物最打动你的地方是什么?

  潘粤明:其他角色也不适合我吧,没那么帅,也没那么青春洋溢(笑)。魏书热爱音乐,是一个细腻而且正直的青年。他非常相信自己的研究,相信任何事情都能通过书上的道理解决。他没有任何实战经验的,但是又非常热心指导别人谈恋爱,其实都是“纸上谈兵”出损招,所以净帮倒忙,他自己又完全不知道……总之,反差大一点的角色演着好玩。

  所以我会着重体现他的愣、他的轴和他的直,同时还盲目自信。我愿意尝试去塑造这样有意思、能够体现“戏核”的角色,演戏是我的专业,我愿意在这方面下功夫。

  人民网文娱:和你以往塑造的角色相比,有哪些困难需要克服和解决?

  潘粤明:隔行如隔山,大段台词都是心理学专业方面的,背词背到大脑快抽筋,还挺难的。还有这部戏的卷毛形象,也是多次尝试后的结果。造型是帮助演员立人物用的,是根据不同的实际特质来和这个人物对号入座的工程,所以就得靠磨。从直发一点点加卷,最后干脆弄成了大卷,人物状态看起来就不一样了。

  “有情饮水饱?人生不同阶段理解不一样”

  人民网文娱:你如何看待魏书教授和女主角童瑶之间的情感关系?

  潘粤明:他俩属于小火慢炖类型。感情一点点升温,从阴差阳错、互相误解,到最后彼此依赖,没法分开。

  人和人之间其实就是这样,你要是不合适了,相处时间越长,矛盾暴露的就更多,相互厌烦的程度就更强。他俩之间还有很重要的一点,就是安全感的建立。原本相互利用,又总是特别合拍,就会有依赖感。这是人本能的反应和需求,和你刻意规划一段关系完全不同。

  人民网文娱:他们常常互怼和争论,这样不断地磨合和沟通,对安全感建立反而是正向的。

  潘粤明:在这样一个信息爆炸的时代,年轻人要处理的事情很多,就容易出错,有时候一个错可能是难以挽回的,造成连续性伤害或者抵触。

  人民网文娱:社交媒体上也有不少网友在讨论这部剧,哪些评价是你印象深刻的?

  潘粤明:有关现实题材意义这方面还是很有感触的。因为情感是一个永久的话题,不同时代都有不同的情感表达和情感模式。这个剧的角度还可以继续深挖,也许更刺痛或是更温暖,可能给大家带来的共鸣或思考会更多。

  人民网文娱:借用剧中的一句话,“爱情是否要费尽心机,为爱情放弃事业值得吗?”你的体会是什么?

  潘粤明:我记得年轻时候有一句话叫“有情饮水饱”,只要感情在的话,喝水都能当饭吃。这体现了年轻人对爱情的一个憧憬和自己对感情的一个态度。

  实际上,你要不要生存,你要不要养父母,要不要给孩子一个好的生活环境?你再爱她,是不是喝凉水就能让你们的肚子填饱?当诸多现实问题摆在你面前的时候,你是否还有条件去保护你坚持的对爱情浪漫的认识。人生不同阶段对这句话的理解是不一样的。

  人民网文娱:和魏书这个角色告别了,最想对魏书说什么?

  潘粤明:生活中有很多像魏书这样特别轴的人,渴望爱情,但又不敢触碰,内心惧怕交流。大家依赖去上网搜索,而不是和有经验的人聊天来获得心理上的依据。实际上这样的事情很多,魏书只是其中一个很小的案例。

  婚姻是一个社会话题,希望这个剧可以继续做下去,会不断有新鲜的故事和案例出现的。

  “演戏烧脑画画补脑,和张一山的对手戏很难演”

  人民网文娱:《局中人》是你主演的第一部谍战剧吗?和拍摄现实题材感受有何不同?

  潘粤明:差不多,没怎么演过谍战戏。感受最强烈的是战争的残酷性。你会发现最后每一个人都死在我演的沈林这个人物怀里,受到的刺激太大了。最后我明白了,其实我要弃暗投明,这个过程是非常震撼的。

  人民网文娱:你和张一山在《局中人》里是兄弟关系,有大量的对手戏,又同是北京籍演员,观众对你们联手出演很期待。

  潘粤明:我们的对手戏特别多,而且都是很难演的戏。我记得父亲自杀的那场戏,我们俩去父亲被软禁的地方看望他,老爷子属于很“刚”的个性,嘴上同意写检讨书,让我们去休息。等我们睡醒的时候,老父亲就自杀了。所以我和张一山的对手戏就很特别,两兄弟又拿枪,又互相哭,又要杀了对方,又心痛。那种情绪的复杂程度是其他戏里没有遇到过的,两兄弟微妙的感情是这个戏的看点。

  人民网文娱:你喜欢画画和书法,发的每一条微博几乎都和画画有关。都说艺术是相通的,对你塑造角色有怎样的影响呢?

  潘粤明:演戏对我来说,是一个动脑筋的过程;画画是一种心灵的按摩,我把它来当作休息的,给大脑补给的。因为我从小对笔和纸的感情比较深,也是受我父亲的影响,所以我一直有书写的欲望,根深蒂固的书写欲望,我太喜欢了。我认为笔和纸本身有很多互联网解决不了的东西,笔触笔触,就是通过你的大脑连接神经,用笔来表达你对世界、对色彩和对当下的一种理解。

  人民网文娱:接下来有什么工作计划?有个人画展的想法么?

  潘粤明:刚刚从横店拍完第三部“鬼吹灯”《云南虫谷》回来,正在为《白夜追凶》有声小说版配音。接下来就是为第四部“鬼吹灯”《昆仑神宫》进组做准备了,很快就要出发去昆仑山拍摄。

  个人画展一定会办的,要先等疫情都过去,希望今年画展能和大家尽早见面。

编辑: 李玉磊 吉网新闻热线:0431-829022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