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风之外,科幻也是国漫新路 电影-娱乐 李璐宜 3607387
有思想 / 有温度 / 有品质
国风之外,科幻也是国漫新路 电影-娱乐 李璐宜 3607387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娱乐 > 电影

国风之外,科幻也是国漫新路

2022-07-21 10:59 | 来源: 新华网

  粤产动漫IP《开心超人》的最新大电影《开心超人之英雄的心》将在7月22日正式跟观众见面。该系列导演黄伟明既是“开心超人之父”,也是“喜羊羊之父”,两大长青国漫伴随无数小观众成长,其中更“年轻”的《开心超人》系列如今也已问世12年,推出了1000多集剧集。

  上一部《开心超人》大电影《开心超人2:启源星之战》在2014年公映。暌违8年,《开心超人之英雄的心》讲述“失去超能力的超人”如何拯救星球的故事,画面首度从二维升级成三维。黄伟明表示,他想通过这部作品传达一个理念:“即使你没有超能力,但只要你有一颗超人的心,你就能战胜困难。”而点映场观众的热烈反响印证了影片初获成功。

  片中的怪兽们

  开心超人来了

  “其实国内很多动画片的技术都已经很厉害了,但我们首先还是要讲好一个接地气的故事去感动观众。”在影片上映前,导演黄伟明接受了羊城晚报记者的独家专访。他表示,除了借鉴传统文化元素,富有科技感和科幻感的题材也是一条国漫创新之路。

  宅博士和超人们

  大大怪和小小怪

  从二维到三维,粉丝能接受新变化

  羊城晚报:这次的大电影,是《开心超人》IP首次从二维变成三维,为什么要进行这样的改变?

  黄伟明:每个创作者都想要不断突破自己。很多好莱坞的片子从二维到三维,不断升级,我就想为什么我们自己不能也拍一部大片。可能有些技术未必能达到很高超的水准,但从屏幕呈现上,我们可以靠不一样的分镜、不一样的情感带动来吸引观众。

  羊城晚报:除了《开心超人》,《喜羊羊与灰太狼》系列也是二维动画,所以这次确实是一个飞跃。

  黄伟明:对,在三维技术方面,我们过去不够熟悉,整个创作过程遇到很多陌生的环节,都只能一点点去摸索。中间也走过一些弯路,比如做完一个场景之后又推翻重来。

  羊城晚报:从时间成本来说,从二维到三维,创作要多花多少时间?

  黄伟明:时间的投入应该是上一部大电影的两到三倍。

  羊城晚报:从二维到三维,开心超人们的外形也有了一些改变,比如四肢变得更修长了,点映场粉丝的接受度如何?

  黄伟明:原来的超人都是二头身,现在的感觉是成长为年轻人了吧。我们都觉得既然要做三维了,那肯定要跟过去有些不一样。其实他们的外形还有一些别的小变化,比如甜心超人的双马尾变成了单马尾。我之前也担心粉丝乍一看会不习惯。事实上,我在微博分享他们的漫画造型时,就有人说不适应。但后来真的看到三维的开心超人是什么样之后,大家又觉得好帅。所以,粉丝是能接受一些新变化的,不用太担心。

  羊城晚报:这个IP诞生12年来,观众长大了,社会也在不断发展。《开心超人》系列一直不变的是什么,想变的又是什么?

  黄伟明:呈现形式或许会有所改变,但是人物、情感、搞笑,这些不会变。

  黄伟民牵手开心超人

  超人不是永远都对,反派也有可爱面

  羊城晚报:这部大电影打磨多年,除了画面,是不是也在剧情方面花了不少时间?

  黄伟明:确实如此,这个故事我们磨了好久,剧本做了好几个版本。事实上,一直到最后制作的阶段,我们还在不断调整剧情。

  羊城晚报:超人如果失去超能力要怎么办,这个主设定是怎么想到的?

  黄伟明:大家过去都觉得超人很厉害,是因为他们有超能力,但万一他们失去了超能力呢?这个故事就是想告诉大家,即使你没有超能力,但只要你有一颗超人的心,你就能战胜困难,去帮助这个星球。生活中我们都是平凡人,都没有超能力,所以我觉得这个故事应该是能鼓舞到很多人的。

  羊城晚报:超人们“失业”后做什么,你们是不是想了很多设定?

  黄伟明:比如甜心超人,在TV版里做菜是很难吃的,但现在我们决定让她通过自己的努力变成一个大厨。我们也想过,“失业”之后超人们会不会很惨,流落街头,等着主角最后把大家“捞”回来,但后来还是不想这么做。除了甜心超人当上“厨神”,小心超人也成了小心侦探,信心超人则成了一名演员。大家虽然心里都有失落感,但他们还是勇敢地面对自己的生活。

  羊城晚报:除了超人们,这个故事里的反派譬如大大怪将军和小小怪下士都很受观众欢迎。你们在创作反派的时候有什么诀窍?

  黄伟明:我一直觉得,动画里的坏蛋也应该有好玩的一面,不要太脸谱化。为什么他会变成一个大坏蛋?很多时候不是天生的,成长过程中各种各样的因素在影响他,他也会有一个心路历程,甚至偶尔也会有可爱的一面。

  羊城晚报:从问世到现在,超人们的个性也一直在变得更丰富,这次的超人们就展露出了他们各自的缺点。

  黄伟明:对,超人们正义勇敢,但他们不是永远都对。不过,也正是那些小缺点让他们变得更真实。比如开心超人,他的缺点就是太冲动,所以很多时候他觉得自己在帮人,但结果却让别人的处境变得很尴尬。在这部片子里,他开始学习团队精神,而不是事事都自己一个人冲在前面。

  羊城晚报:你自己的个性会更像哪个超人?

  黄伟明:我觉得我应该是宅博士,因为我也很喜欢宅在家里。

  片中导演有黄伟民的影子

  看卓别林也看星爷,脑洞来自生活

  羊城晚报:电影里有很多好玩的桥段和脑洞,应该不是仅靠编剧能想出来的?

  黄伟明:我一直希望公司里每个人都是创作人,我们也经常进行头脑风暴。这次不光是创作团队,包括人事部、前台都参与了,他们会给出很不一样的点子。另外,故事里的一些小剧情,很多是分镜师们自己加的。比如一变身就会变丑的变形怪,在失去超能力时反而很开心,因为它从此就可以一直做个小可爱了。这个小细节就是分镜师自己加的,我觉得还挺生动的,当时就决定无论怎么样都要保留下来。每次看到类似的点子,我都会如获至宝。

  羊城晚报:从点映场的观众反应看,这是一部喜剧感相当强的动画作品,这是你的动画作品的一大特色。

  黄伟明:可以这么说。我自己是看着周星驰的片子长大的,脑洞难免会大一些。(笑)北方的喜剧更多地偏向语言,而南方的喜剧笑点很多时候都放在动作里,这一点其实挺适合动画创作的。

  羊城晚报:除了周星驰电影,你们还会从哪些经典中学习?

  黄伟明:我们看得很多也很杂,古今中外,包括卓别林的默剧也会学习。卓别林可以不通过任何对白,只用动作就把一个感人的故事讲清楚,真的是大师。从这一点来说,默剧语言跟动漫语言是很接近的。

  羊城晚报:片中有一个小桥段,信心超人去当了一个明星的替身。那个明星不但有手替、脚替,还有背替、臀替,这一段影院里笑声不断。你们是怎么想到这个点子的?

  黄伟明:之前看过类似的新闻嘛,说有些明星演戏,除了脸,其他都不是自己的。我觉得这充满喜感,就在片子里呈现出来了。我们的很多梗都来源于生活,动画创作也要与时俱进。

  羊城晚报:这段戏里的那个导演是不是按照你的外形来设计的?

  黄伟明:是的,被你看出来了。(笑)

  别小看小朋友,他们其实什么都懂

  羊城晚报:这部大电影元素之丰富,已经超过一般“少儿向”动漫的范畴。你们在创作时设定的受众年龄是多少?

  黄伟明:我一直希望片子小朋友能看,大人也能看,而不是大人陪小朋友去,然后自己在电影院里睡觉。这次确实在片子里加入了各种各样好玩的元素,目前看到一些家长的反馈是,他们好像看得比小朋友还开心。还有观众说,这是他唯一陪孩子去看但自己没有睡着的电影。我经常在各个平台“偷看”大家的评论,这些反馈对我来说还是挺振奋的。(笑)

  羊城晚报:影片中用了时空穿梭的剧情,而且头尾呼应形成了一个轮回。如何让小观众也看得明白?

  黄伟明:这一点我之前也担心过,因为有时空穿梭,中间还有时间线的各种调整,但后来我发现自己想多了。举个例子,之前点映的时候,我坐在一位妈妈和一个小朋友旁边。片子放完之后,妈妈就问小朋友:你能看明白吗?那个小朋友立刻把整个故事线很完整地讲出来了。我当时已经准备给他们解释一下剧情,但后来发现根本没必要。

  羊城晚报:那个小朋友几岁?

  黄伟明:看起来4岁左右,很有趣的一个小朋友。

  羊城晚报:所以不要小看现在的小朋友,他们真的见多识广。

  黄伟明:太对了,真的不要小看小朋友。我做动画之前是画漫画的,有一次画四格漫画时,我画了一盏阿拉丁神灯,然后有一个人在搓神灯。画到第四格的时候我就没灵感了,好像神灯里出现什么都没啥创意。这时刚好我的表弟走过,当时他才三四岁。我问他,你觉得最后一张应该怎么画?他说,能不能神灯里出现一张纸,写着“今天我休息”。我觉得,哎,这个点子挺好啊!后来我就把他的想法画成第四格漫画,还刊登出来了。

  羊城晚报:小朋友常常比大人们以为的要懂得多。

  黄伟明:对,我经常跟家长们说,你们不要觉得小朋友什么都不知道,他们其实什么都能感受得到,只不过比大人缺乏一点人生经验而已,所以家长最应该的就是跟自己的孩子做朋友。

  国漫崛起,好技术之外还要好故事

  羊城晚报:《喜羊羊灰太狼》与《开心超人》这两个系列,在你心目中是怎样的关系?

  黄伟明:《喜羊羊与灰太狼》这个IP相对历史更久一些,《开心超人》目前还在成长阶段。对我来说,这两个都是自己的孩子,当然希望它们都有好的发展。但两者定位并不一样,《喜羊羊与灰太狼》更接近童话,《开心超人》则更具备科技感和科幻感。

  羊城晚报:目前《开心超人》已经有发展成“《开心超人》宇宙”的节奏,你也曾说过希望我们的国漫宇宙不输给漫威。

  黄伟明:对,一个IP要长期发展,肯定要慢慢增加人物,慢慢发展出一个完整的世界观。像《开心超人》未来可能还会继续发展,除了保留大家欢迎的角色,还会增加更多的新角色,甚至在主线故事外发生另一个故事……当初刚开始做第一集的时候,当然没想这么远,现在有时候觉得还挺有趣的,有一种逐渐创作出一个小小宇宙的感觉。

  羊城晚报:《喜羊羊灰太狼》与《开心超人》系列分别已有17年和12年的历史,保持IP长青的要诀,你觉得是什么?

  黄伟明:最大的秘诀,还是写好一个故事,然后不要忘了幽默、感人和正能量。

  羊城晚报:我发现你的创作很注重幽默的成分。

  黄伟明:幽默一直是我自己最喜欢也最爱的元素。我觉得大家来看一个片子,就必须看出感觉。要不你看了笑,要不你看了哭,要不你就被悬念揪着,这才叫作观影体验嘛。

  羊城晚报:国漫想要继续崛起,您觉得创作者们还需要在哪些方面继续努力?

  黄伟明:我觉得大家首先把故事讲好,因为到头来观众还是看故事。技术方面,现在国内很多片子已经很厉害了。在这个基础上,讲一个好玩的、接地气的故事,能让观众有共鸣,那就很好了。对于我自己来说,就是先让我的观众看了喜欢,再去想“走出去”的事。

  羊城晚报:现在很多国漫会借力中国传统文化,但《开心超人》走的是另一条路。

  黄伟明:对,我们觉得我们南方也是高科技产业的聚集地,我们是不是也能在国漫上开创一条科技和科幻之路呢?我们正在探索。(文/记者 李丽 戚静宁)

来源:新华网

编辑: 李璐宜 吉网新闻热线:0431-829022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