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虎:“很高兴能为一群年轻人保驾护航” 电影-娱乐 李玉磊 3270317
有思想 / 有温度 / 有品质
管虎:“很高兴能为一群年轻人保驾护航” 电影-娱乐 李玉磊 3270317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娱乐 > 电影

管虎:“很高兴能为一群年轻人保驾护航”

2020-12-04 08:49 | 来源: 北京青年报

  日前出席第33届中国电影金鸡奖“导演论坛”暨第六届青葱计划启动仪式的管虎导演又有了一个新身份——第六届青葱计划主席。

  即将“履新”的管虎导演以“战战兢兢”和“惴惴不安”来形容自己的心情,他还笑言自己“有点伤感,已经变成前辈了”,但能为青年导演的成长贡献力量,是管虎和中国电影导演协会所有导演的共同心声。他说:“年轻的时候,我期待有人能为我保驾护航,现在很高兴自己能为一群年轻人保驾护航。中国电影需要新鲜血液,为青年导演保驾护航是荣幸,也是功德,我会尽量把它做好。”管虎导演还笑称自己也藏着一点儿小“私心”:“我希望从年轻导演身上吸取更多的营养,不至于被时代淘汰,变成真正的老前辈。”

  在接受采访时,管虎坦承自己没想到《八佰》会有这么高的票房,未来他想拍部古龙式的武侠片,“目前已经有打算和计划。”

  如何解读文化自信?这是一种个人自信,来源于细微之处

  今年金鸡奖“导演论坛”的主题叫“青年世代和文化自信——中国青年电影导演扶持2.0”,关于青年世代电影人的一些特质,管虎通过自身接触的年轻导演们进行了例证,那他如何解读文化自信?

  管虎认为,具体到创作和电影本身,文化自信其实是一种个人自信,“你把自己摆在创作者位置上以后,你对自己的表达,自己想要说的话,有自信就够了,真正的自信来源于细微之处。”

  他笑称自己的优点是有时候会盲目地信任自己,“比如,我拍《老炮儿》的时候,别人就告诫我不要拍,电影讲北方一老头儿的故事,南方人不爱看。”包括拍《八佰》也是,周围有许多不看好的声音,但是他都坚持了下来。

  管虎透露,《八佰》上映时,因为电影院刚开业,片方担心观众不敢去看,“那个时候哪对票房有预期?能上映就很好了。我喜欢挑战没把握的事情,失败也是正常的,电影行业怎么可能都成功呢?”

  虽然电影是娱乐产品,但管虎认为关注人、挖掘人和剖析人是电影的职责,在这方面,电影跟文学是一样的,只不过影像表达更直观、更具冲击力。除上述功能外,电影涵盖面很广,还有很多比如商业属性、社会属性、提醒功能等。不过相比较而言,电影的社会功能责任更为鲜明,比如说《我不是药神》,它就推动了医药改革。

  会尝试不同类型影片吗?想拍古龙式的武侠片 ,“居中”状态最舒服

  当被记者问及会不会尝试不同的影片类型时,管虎导演表示,他并不想将自己局限于拍摄某一类题材中,只要是自己感兴趣的,就不拒绝任何题材,“包括爱情电影,其实后边都有计划,想试一试。”管虎还透露自己想拍武侠片,“我想拍的是古龙式的武侠片,目前也已经有打算和计划。”

  电影的市场化环境,使得商业效益成了不得不考量的因素。管虎也坦承,作为导演不琢磨票房、观影人次等是不可能的,但是这些外部的声音不能影响他的内心。管虎说他未曾给自己定位,“我基本上就由着自己,就是那种比较真挚、比较舒服的状态。”

  管虎导演曾理性分析过自己的优势和劣势,“你说让我纯粹做一个作者,个人表达欲特强,我做不到,因为我拍了多年电视剧,有想跟老百姓讲故事的欲望。你说我完全去拍商业片,纯粹奔市场去的那种,我也做不到。后来我发现了‘居中’挺好,我又有讲故事的表达欲望,跟老百姓互动,又有自己的表达在里边,我觉得这个是我喜欢的、舒服的、很自然的状态,不拧着不难受,这是比较适合我的一条路。”

  如何看待青葱计划?感动于它的纯粹,年轻人的才华和热情令人惊喜

  2015年,管虎出席了第一届青葱计划启动仪式,他还担任了第四届青葱计划导演训练营导师,监制了第三届青葱计划五强导演高临阳的电影《再团圆》。

  管虎坦言,他曾一度对青葱计划持观望状态,“最开始我不相信有这么一个平台,能毫无所图,就是纯粹地帮助年轻人,后来我发现青葱计划真就是这么一个平台。”

  青葱茁壮成长需要肥料、阳光和水分等,青葱计划整合全产业链的资源,希望能够助力怀揣电影梦的年轻人离梦想更近一步,这让回忆起处女作拍摄往事的管虎十分羡慕。

  管虎导演透露,自己拍首部电影时资金匮乏,更没有专业的平台扶持,“单打独斗”的他频频受挫……最终靠着对电影的信念强撑下去,“我觉得还是需要好的精神,需要有共同做一件事的朋友,大家互相支撑……”

  现在的管虎说自己已经学会了“顺心而为”,对一些事情不再纠结,“拍电影哪有不困难的?每部电影有每部电影的难,你要感受那个困难,不仅要克服它,甚至享受它,最重要的是要完成这部电影。”

  因为参与过青葱计划,所以管虎对青葱计划的年轻导演并不陌生,包括他监制的影片《再团圆》的导演高临阳就是第三届青葱计划的五强导演,青年导演的才华和热情让管虎印象深刻。

  白雪是第二届青葱计划的五强导演,她的导演处女作《过春天》2019年上映后令人眼前一亮。管虎说在看了《过春天》后,对整个青年导演群体的印象都有了改观:“青葱计划培训阶段,我觉得白雪阐述的内容还挺好的,但没那么耀眼。有一天,我知道她已经在拍电影了,但也没太在意,结果电影拍完了拿出来放映,把我惊着了,她那个电影拍得好成熟,柔软得很,流畅得很。后来我监制高临阳的作品《再团圆》,他拍得也好成熟,这些年轻导演身上有让人惊喜和震惊的地方。”

  怎样才能成为一名好导演?自信但不能自负,对电影有敬畏之心

  年轻导演现在的机会越来越多,条件越来越好,但是,年轻导演也需要更加严格要求、好好磨砺自己,他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管虎认为年轻导演可以自信,但不能自负,想做个好导演、拍出优秀的作品,有几个基本条件,首先就是要有敬畏之心,要敬畏电影。另外就是要摆正位置,“做这个行业得把自己摆到一个正确的位置上,摆正了,就坚持到底。”

  除了才华,管虎认为青年导演的“实操”同样是至关重要的,“你想半天,想法特别好,结果实现不出来,这就很麻烦。”管虎说自己见过这样的青年导演,很有才华,对电影的热情和理想很炽烈,但是一进入实操阶段就暴露了缺点,“实操需要进入到繁冗琐碎的生产流程中,拍摄现场可没有艺术而言,全是脏乱差苦的体力活。苦难过来的时候,这些青年导演的承受力和应变能力其实是有所欠缺的。当然也有少数人上手就很成熟,这很让人钦佩。”

  因此,在管虎看来,对于年轻导演来说,除了资金之外,特别必要,甚至极端必要的,就是有一个成熟的导演来给他们做监制,“年轻导演刚开始时个性强烈,很多人因为个性,会与监制产生一定的冲突。但是,成熟的监制会把所有事情都捋顺,会让电影成品更完善。所以,成熟的导演做监制是特别有必要的。”

  导演处女作是拍商业片还是文艺片,将来要走什么路线,也是很多年轻导演都有的困惑和矛盾。对此,管虎给出的办法是“听从内心”,“由着自己的心,听自己内心的声音,无所谓商业,无所谓艺术,无所谓矛盾。电影本质是纯粹的,我个人比较喜欢纯粹些,不琢磨这些事,成不成功也不重要,先把它表达出来。”

  至于什么是优秀的导演,管虎认为好导演都有个人魅力,“你跟他在一起就算不说电影,也会觉得他身上有一股魅力,我认为这是非常迷人的一种修为。比如说,我跟陈凯歌导演、张艺谋导演、冯小刚导演他们坐一块儿的时候,特爱听他们说话,他们有着生活的积累,有吸引力。简单说,我觉得他们身上浓缩了人生的精华和智慧,这是好导演的前提。”

北京青年报 记者 肖扬 

来源:北京青年报

编辑: 李玉磊 吉网新闻热线:0431-82902222